反洗钱风险管理需要国际化思维
2019-11-18 18:28 来源:未知
反洗钱风险管理需要国际化思维
阳江日报

  中资金融机构在国际化进程中,要紧绷合规的弦,了解并按照国际规则办事,避免触线。浏览近年多家金融机构收到的“同意令”,会发现监管机构对洗钱问题痛下“杀手”多集中在四点:客户、产品、服务、区域。

  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美元地位强势。IMF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美元占全球各国央行外汇储备的63.3%;而截至2016年10月,美元占全球国际货币支付的42%。

  在全球美元的管理上,美国也相当霸气。根据美国法律,涉及美元的国际支付与结算,均需通过美国本土清算机构的计算机系统。也就是说,全球诸多银行的美元业务必须受到美国的监管,银行必须在跨境交易中严格甄别出不符合美国“合规与反洗钱”要求的部分,以保证美元交易的安全。

  过去十几年中,中资金融机构国际化程度较低,较少涉及此类不合规或反洗钱应对不当问题。随着中资金融机构国际化步伐的加快,此类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工行马德里分行、中行米兰分行相继被曝卷入洗钱案等,都敲响了中资银行海外分行合规的警钟。在反洗钱风险管理方面,中资金融机构在加快国际化步伐的同时,也要有国际化思维,了解并尊重当地监督规则与习惯,以便少走弯路。

  2012年,汇丰控股和渣打集团洗黑钱案曝光,这被认为是新一轮严厉监管的开始。此后几年中,瑞银集团、法国巴黎银行、德意志银行都被指在管理上存在洗钱漏洞,甚至瑞士人寿等非银行类金融机构,都受到了美国监管部门的“关注”。从2015年6月开始,四家中资银行海外分行也被卷入洗钱案件中。

  金融机构本身的管理漏洞是反洗钱案件多发的原因之一,但非全部。全球监管趋严、跨境监管频繁,也让潜在深处的洗钱案件更多地被曝光于公众面前。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监管趋严,一些金融危机前的不合规行为和误导消费者的产品都被重新挖出,并严加惩罚。而过去在反洗钱和合规方面的漏洞,则成为监管层重点关注和追责的对象之一。

  据美国《采用适当手段拦截和切断恐怖主义以助美国团结和强大2001年法案》(简称《爱国者法案》)中的“长臂管辖规则”,即使金融机构在国外经营,但涉及美元的交易,都被纳入美国法院的管辖。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使得美国跨境监管力度覆盖面极大。

  2015年,法国巴黎银行就被美国监管机构罚款近90亿美元。前英国政府经济事务顾问弗雷德里克埃里克森(Frederik Erixen)曾指出:“法国巴黎银行的行为没有违反欧盟的法规,却触犯了美国的相关法律,这反映了欧美双方监管上缺乏一致性。”

  按惯例,一家金融机构被监管机构处罚或者警告后,监管机构会公布一份“同意令”(Consent Order),其中会详细披露金融机构在反洗钱合规上的问题细节,并给出处罚原因。

  浏览近年监管机构对多家金融机构发布的“同意令”,会发现监管机构对洗钱问题痛下“杀手”多集中在四点:客户、产品、服务、区域。

  首先,客户身份识别有效性不足。在客户准入层面,国际监管机构对于金融机构的要求是“Know Your Client”(KYC原则),即充分了解客户的身份、职业、收入、住址、工作地点、商业活动以及交易目的。但在实际操作中,金融机构除了在涉及制裁限制政策而必须禁止准入的客户外,并没有严格的客户选择准入机制,也没有对客户经营背景、交易目的、交易性质以及资金来源进行尽职调查。

  其次,金融机构没有对全部可疑客户实施主动退出机制。当前,除了一些明显的前科或问题客户被严格执行外,金融机构可能会漏掉部分涉及洗钱的可疑客户,这有可能为其带来法律、声誉等方面的风险。

  从产品层面看,金融机构在现金交易上容易遇到风险。众所周知,现金业务容易使交易链条断裂,难于核实资金真实来源、去向及用途。如果金融机构没有重点关注客户,特别是其进行大额或异常现金交易的情况,可能就会出现失察的可能。

  此外,代理交易也被认为是触及洗钱问题的另一个雷区。其危险在于,交易需要经过中介,这可能导致金融机构无法直接与客户接触,尽职调查受到限制。如果金融机构对频繁交易的客户缺少风险评级,这类业务出现风险的可能性就会增加。

  从服务层面看,洗钱风险主要来自于金融创新带来的冲击,其中,以网络支付和虚拟货币等常用的交易模式为甚——客户无需与工作人员直接发生联系,而是通过密钥、证书、代码和数字签名的认证即可交易。

  加密技术的确保证了客户的隐私,却也增加了金融机构开展客户尽职调查的难度,并增加了洗钱风险。早在2015年,安永审查及纠纷协调服务合伙人余谦文就对媒体表示,互联网金融的洗钱固有风险更高,原因之一是存量客户的数量较大,短期内较难对全量客户的身份信息进行核查。

  此外,网络交易存在时间和空间上的不确定性,如果银行没有足够的技术支持,保证追查到每一笔网络交易的详细记录,就可能会产生风险。

  从区域方面看,金融机构最大的问题是“线年,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首次推出了反洗钱不合作国家与地区名单(NCCT),其中,不仅涉及被制裁地区、法律欠缺地区,还有贩毒地区、支持恐怖活动的地区和洗钱风险高的离岸金融中心。对于诸多金融机构来说,这份名单不仅包括大量资金交易丰富的地区,不同地区的监管标准和监管细则都存在差异,于是,漏查事件就会出现。

  2016年,PayPal被美国财政部罚款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美国财政部的声明中,PayPal被指控的原因,就是“没有采取有效检查措施……承接了伊朗、古巴,苏丹等黑名单国家的交易业务”。可见,金融机构对于监管细则的把握和执行,决定了其自身风险的大小。

  在PayPal案例的结尾,这家公司并没有承认或否认指控,而是拿出了770万美元,私下与美国财政部达成和解。

  这似乎是多数金融机构在被指控后愿意采取的解决方案。无论是2011年被美国财政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指控的渣打银行,还是不久前才达成和解协议的中行米兰分行,都以这种方式收尾,避免了冗长的官司,防止占比较重的美元业务陷入瘫痪。

  但对于监管部门而言,几百万甚至上亿美元的和解款只是工具,随着监管不断趋严,他们已经不再“小惩大诫”,而是直接挥出“重拳”。

  2016年5月24日,瑞士金融市场监督管理局(FINMA)和新加坡金管局(MAS),就曾联手吊销了私人银行BSI Bank的经营执照,原因就是其涉足马来西亚政府基金案,严重违反反洗钱法规。

  这次事件后来被称为合规领域的“震撼弹”,因为它透露出一个明确的信号:全球金融监管机构将对金融机构施加更大的压力。

  而当前,中资金融机构国际化正在进行,扩张国际金融版图已成必然,如果不能建立更有效的合规监督机制,避免重蹈中行米兰分行的覆辙,我们的国际化将会付出很大代价。

  我们的金融机构首先需要对各项金融产品及业务的洗钱风险进行评估,梳理自己的高风险业务列表,并对其进行定期评估、动态调整。这种风险评级,不仅要考虑传统的产品、客户和交易模式,更要结合当前市场的新变化、新技术和新规定,随时更新,以确保不被监管部门发现纰漏。

  进一步看,金融机构要建立国际化思维。所谓机构的国际化,归根到底还是思维的国际化。金融机构要用国际规则办事,首先要尊重当地监管的基本的规则和习惯,而不能按照以往惯有的做法来执行。

  在农行纽约分行接到的“同意令”中,纽约金融服务部门明确指出,农行纽约分行并没有遵守监管机构的建议,反而开始限制首席合规官的独立工作。上海申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赵何璇认为,这是公司合规失灵的典型体现,无疑是一个重大的“加重情节”。

  因此,金融机构的跨国机构需要尽快建立“专业人做专业事”的思路,尊重专业知识,尊重专业人员的意见,有意识地按国际规则去做事情。

  2001年末,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但在入世的头几年里,初来乍到的中国企业遭遇一系列贸易争端。后来,通过慢慢学习、掌握和运用WTO规则,企业逐渐与世界市场真正接轨。

  当下,人民币已经被纳入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这意味着,金融机构跨国公司将更多参与国际金融活动,而要让自己走得更稳、走得更顺,中资金融机构需要吸取中国企业的经验,按照国际规则,刷新现有的思路和模式。